实现月销3万台的目标,华为的底气在哪?

困与惑 2022-01-14 23:09:30
帮助车企卖好车,余承东没给自己留后路。 帮助车企卖好车,余承东没给自己留后路。

  来源:车东西  

  作者 |  晓寒

  编辑 |  肖涵

  就在2021年末, AITO品牌发布了自己的首款车型——问界M5。这款车不仅搭载了华为的电驱动、鸿蒙座舱等核心零部件,甚至连外观和内饰设计都有华为团队深度参与。

  既然是卖增量部件,为什么还要深入参与车辆的研发制造?以及,华为深度参与的问界M5,真的能在高手如云的中国智能电动车市中分得一杯羹吗?

  就在这些疑问满天飞的时候,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和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站了出来——在前些日举行的一场沟通会上,余承东与车东西等少数媒体进行了深入对话。

  因为手机业务受到美国制裁,华为消费者业务在过去两年中经历了极大的困难,但是余承东丝毫没有失去信心。

  余承东既坦诚介绍了华为在汽车领域的核心打法与目标,比如华为的目标坚持不变,就是要帮车企造好车、卖好车。同时也喊出了一个极其挑战性的发展目标——AITO品牌目标是月销3万台。

  余承东的言语之中,车东西既看到了他拥抱汽车业务的真诚与热情,但更多的则是要做世界第一的倔强与底气。

  01.

  坚持不造车定位 多种模式帮助车企造好车

  “我们不造车,我们帮助车企造好车。”在交流一开始,余承东就直截了当地阐述了华为汽车业务的核心出发点。

  按照他的说法,在AITO品牌,华为的角色仍然是供应商,只不过这种合作的模式比较新颖——供应商参与得更多、更深入了。

  具体来说,小康负责整车研发、制造等工作,华为团队则在零部件、设计、用户体验、质量管理以及渠道方面对其全面赋能,两个团队通力合作。

▲问界M5 ▲问界M5  

  “我自己也深度参与了M5的造型设计、材料选择等工作。”余承东说道,“我们的目标是让这款车能够更好地体现出简约、高端、纯净等极致的设计理念。”

  华为深度参与车辆研发的成绩也非常明显。

  一是让问界M5得以迅速推出,抓住宝贵的市场机遇。二是让M5在同级车型中具有较强竞争力,有实力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我们通过赋能车厂,帮助车企造好车这种合作新模式,为那些与我们深入合作的车企提供助力,帮助他们打造成盈利能力最强、商业最成功的车企。”余承东坚定地说道。

  按照华为方面的定义,与小康的这种合作模式叫做华为智选模式。

▲问界M5内饰 ▲问界M5内饰  

  此外华为还有一个HI模式,就是车企选择包括鸿蒙座舱、电驱、ADS系统在内的全套华为部件和系统打造车型,但华为仅提供零部件,产品定义和研发由车企主导,华为与北汽极狐的合作就是这种模式。

  当然,车企也可以选择华为的单一零部件或服务,比如车载通信模组、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MDC计算平台、电驱动系统等等,这方面可以说国内主流车企几乎都是华为的合作伙伴。

  02.

  AITO品牌要月销3万 还有两款车在路上

  虽然车企与华为有多种合作模式,但最能代表或者显示出华为汽车业务实力的显然就是华为智选模式。

  AITO作为这一模式的首次尝试,余承东对其寄予厚望。

  据其介绍,AITO在2022年还会推出两款新车,一个是问界M5的纯电版本,另外还有一个中大型SUV。

  “依靠这三款新车,我希望AITO的月销量能够超过3万台,今年能够挑战30万台的销售目标,明年则希望与合作伙伴一起挑战百万台的销量。”谈到销量预期时,余承东给出了这一数据。

  对于操盘过上千亿美元业务的余承东来说,对汽车业务显然也定下了一个极高的目标。

  余承东之所以敢这么定,与其发展理念和过往的成功经验密切相关。

▲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BG和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 ▲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BG和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  

  此前,他曾提出过“定位决定地位,眼界决定境界”的发展理念,即如果追求二流水平,可能连三流、四流都做不到。如果追求第一,则迟早会变成第一。

  在采访过程中,余承东在谈及M5的用户体验、赋能合作伙伴时,均提出了要做到“世界第一”的目标。可见在汽车业务发展上,他仍然也在坚决贯彻这一理念。

  在实现目标这件事儿上,余承东和他掌管的华为消费者BG也确实打过不少胜仗。

  最著名的要属华为消费者业务起步之初的2015年,当时消费者BG定下的目标是2020年实现千亿美元的营收。但在余承东的带领下,2018年就提前完成了目标,成为科技圈一段传奇故事。

  03.

  智能汽车核心部件全布局 终端BG能力足

  手机与汽车毕竟有着本质区别,华为在手机或者消费者领域的成功经验,真的能撑起2022年销售30万台、2023年销售百万台的雄心壮志吗?

  当把视角拉高,即可看到余承东的底气可绝不仅仅是过去的成功经验与一句发展理念。他的底气实际上来自于华为多年来在智能汽车领域的全面布局,以及消费者BG团队在工业设计、打造用户体验以及质量管理方面的全面能力积累。

  多年以来,华为的汽车业务从通信模块起步,逐步扩展到了传感器、操作系统、座舱与自动驾驶芯片、电驱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等诸多领域,并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集中力量为车企提供增量部件。

  基于在无线电、光通信、芯片、AI、操作系统、软件算法等方面的长期积累,华为智能汽车BU研发出来的各种零部件与系统在业内均处于一线水准。比如华为的ADS高阶自动驾驶,是全球继特斯拉之后第二个敢于公开展示城市点对点L2自动驾驶能力的企业。

  华为消费者BG的产品线涉及手机、平板、智能电视等诸多品类,且在全球多个国家都有不错的销售表现。攻下中国和全球市场,让消费者BG积累了高端智能设备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全方面的经验。

  智能电动汽车正是一个带有轮子的智能终端。华为一手掌握着智能汽车的核心零部件,一手掌握着智能设备的研发经验。两者结合起来赋能给车企,自然就能打造出具有竞争力的优质车型。

  再加上华为遍布全国众多城市核心区域的几千个销售门店,将优秀的车型卖出去自然不是问题。

  所有这一切,正是余承东敢于设定这一宏伟目标的真正底气。

  04.

  华为背水一战 必须成功

  余承东在沟通中坦言,华为被制裁后因为没有芯片,高端手机的出货量大幅下降,让消费者BG的营收规模锐减。

  而参与到正在快速发展的智能汽车产业之中,显然是弥补消费者BG营收下滑,甚至让其实现新飞跃的关键所在。

  “华为有强大的零售体系,如果不用就浪费了。帮助车厂卖车,帮助合作伙伴获得商业成功,这样也会带动我们车BU零部件的大规模销售。”关于整个汽车业务的运转逻辑,余承东这样说道。

▲问界M5鸿蒙车机 ▲问界M5鸿蒙车机 

  另外,智能汽车作为IOT里的最大号终端,随着销量的增多也能够成长成智慧出行生态,提升华为其他终端的用户体验。比如华为手机、手表可以控车,车上的导航、畅连视频电话可以与手机、平板无缝衔接,账号和体验也可以互相打通。

  “这是我们华为生态的巨大优势。”余承东点评道。

  不管是从行业发展大势,还是华为自身的能力积累、生态来看,发展智能汽车业务——帮助车企造好车卖好车,既是最适合华为消费者BG的一条上升之路,也是在美国制裁阴影下必须要选择的一条突围之路。

  对于掌管华为消费者BG和汽车业务的余承东来说,必须成功。

  而不管是从余承东的眼神、言语里,还是华为团队拿出的成果来看,华为的赢面都不小。